2011年8月7日星期日

知道第二只手指為什麼叫“食指”嗎?。。。

曾經有人說,每個人的食指都代表著人的貪婪,因為吃的欲望是人類最基本和最原始的欲望。
知道為什麼叫食指麼?古人說過,一旦看見好吃的東西,食指就會跳動。不是有句成語叫'食指大動'麼?
現在就在這裏分享一個關於食指的故事。

我到西南一個小鎮的時候寄宿在一戶人家裏,那裏有一位年歲很大的老人,老人精神很好,我沒事就和他談天,也就從他口中知道了這樣一個故事。。

在民國時期,這裏的女孩要嫁一個好人家的話首先要有一個好身材,尤其是腰。據說一些人家都有明確的規范尺度,精確到毫米呢。(我笑道:"這也太誇張了。")越是瘦的女孩他們越覺得漂亮,看來恰恰與唐朝的以胖為美相反呢。
可能當地的人對豬非常反感,也就衍生地認為只要是肥胖的都是丑惡不堪的。於是那裏的女孩都拚命地節食,只為了能有一個一步三搖、風吹柳絮飄的輕柔身段。

其中有一個叫秀的女孩,自從她明白自己一輩子的幸福要和自己的腰圍成反比就不再吃肉了,而且包括面食。
但似乎命運很喜歡和人開玩笑。即便秀從早到晚不停地運動,只吃一點水果,她也會長胖。或許按現在的話來說是基因的問題,或許根本就是一種病。但當時的人可不這麼認為。。
那些瘦瘦的女孩子都在背後嘲笑秀,說她是豬精投胎。家裏人也不住地唉聲歎氣。因為秀的身材已經越來越胖,別說嫁個好人家,恐怕就是當地最窮的老四家也不要她了。

說到老四,其實與秀家裏倒能尋到幾絲親戚關系,但這種親戚就像頭上的頭發,多得數不過來,每天都得掉上幾把。不過老四的兒子和秀倒是青梅竹馬,兩人幼年時經常一起玩耍。但自從秀立志嫁入富人家後就斷絕和老四兒子的關系了。
可老四的兒子卻一直把秀放在心裏。現在這種時候秀的父母也顧不了了,他們最大的願望是趕緊把秀嫁出去,省得留在家裏丟人現眼。畢竟,他們認為女兒這種貨物家裏還是有很多的。

老四的兒子叫民,其實論相貌倒也英俊,只是家貧,穿著很破舊,但十分干淨,無論是人還是衣服。
秀的父親把這事向老四一提,老四父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結果在一天之內就完成了提親、下聘、回書、過門酒席之類的繁瑣程序,在當時也算一項紀錄了。

秀雖然百般怨氣,但也沒辦法,誰叫自己命不好。再不嫁,過幾年恐怕連民都看不上自己了,何況丈夫對自己千依百順,疼愛有加,日子倒也將就地過了。

事情往往這麼湊巧,或許是風水的緣故,或許是心情的緣故。秀嫁到老四家後反而日漸消瘦,最後倒成了當地有名的瘦美人。可惜她早已為人婦,不過依舊有很多人打她的主意。那裏的人可不在乎什麼頭婚、二婚。因為媳婦對那些人來說不過是生育的工具和對家裏風水有改良作用罷了。

秀自己也不安分起來了。而且她堅持不要孩子。這點令民十分苦惱。他知道沒有孩子自己是留不住秀的。其實有孩子就能留住嗎?秀家裏活也不干了,見天和一些朋友聊天逛街,或者去大戶人家做客,哪裏像一個窮苦人家的媳婦。

看來都是瘦惹的禍,民知道,只有秀再次胖起來,她才會安心待在這個家。

沒過多久,秀果然再次發胖,一切仿佛回到從前。她再次淪為一個農婦。她怨恨命運的玩弄。只有民暗暗發笑。表面上卻和她一邊抱怨一邊安慰她。

日子如同織衣的梭子,在重複地穿梭。一晃十幾年過去,秀生育了幾個小孩。她也不再做夢了,安心和民過著日子,一直到他們最喜歡的女兒月兒的長大。

月兒生得非常漂亮,吸取了父母的優點。不過似乎她也一直都處於不胖不瘦的狀況,甚至偶爾還會豐滿一些。其實按照現在的標准一點都不胖。不過秀不願意女兒重蹈自己的覆轍,她很早就開始控制月兒的飲食,不過功效不是很大。眼看著月兒快十六了,但腰卻比起她同齡的女孩要多上一圈,急得秀天天睡不著。

看著自己的妻子天天熬得黑眼圈,民終於忍不住了,或許他認為時間已經衝淡了一切,這時候告訴妻子已經沒什麼關系了。

這天兩人和衣睡在床上,秀依舊翻來覆去睡不著。民把她的身體掰過來,正色道:"你知道你過門的時候怎麼突然瘦了麼?"

秀奇怪地搖著頭,隨即問道:"為什麼?"

"那是因為我,我們家雖然窮,卻知道一個可以讓人變瘦的法子。不過祖輩們交代是禁術,用多了控制得不好會得報應,不過究竟什麼報應卻不知道。你來我家後我就對你施了這個術,後來你想走我又把術解了,所以你又變胖了。"民黯然地說道。

秀已經過了生氣的年紀了。其實她早覺得自己突然變瘦又變胖可能是丈夫搗鬼,不過聽見這種奇妙的方子倒也覺得好奇。"算了,都過去了,我不怪你,不過你不能耽誤月兒啊,我可要讓她嫁一個好人家!你趕緊告訴我啊!"

民望著著急的妻子,欲言又止。終於他舉起自己的食指,對秀說:"是指頭。"

"指頭?什麼意思?"秀奇怪地問。民告訴秀,相傳在一百多年前,祖先在饑荒的時候好心收留了一個叫花子。據說這個叫花子不是凡人,是遊曆民間的茅山術士,不過是裝做要飯的來看看眾人的善心。他見民的祖先心地善良,就教會一些法術給民的祖輩。
後來一代代傳下來,大部分都已經失傳,只有這變瘦一法卻奇怪地保留下來。但民的家族自此就開始敗落下來。恐怕這和民間流傳著使用茅山法的諸多忌諱有關。茅山術禁忌極多,一旦破壞,輕則破財倒黴,重則有血光之災甚至禍連後代。想必民的祖先定是用法術做了些什麼不義之事才有所報應的。

至於這個法術,民告訴秀,其實只要吞下自己食指的指甲就可以了。但這個術一次最多只能維持數年,而且每個人瘦下來的程度是有限的,用得多了,據說最後會發生很恐怖的事。由於只是變瘦,民一家人也很少去使用,不過民的父親還是教會了民使用。

"難怪後來你每次見到我都那麼好心地幫我修指甲。"秀語氣怪怪地說。民覺得有些尷尬,摸著妻子的臉:"我這不還是因為喜歡你麼。"

"算了,我也不生氣了,明天你就施這個術,趕快讓月兒瘦下來。"

民點了點頭,夫婦倆又安心睡下了。

果然,沒過多久,月兒真的瘦了下來,而且是十裏八鄉瘦得最漂亮、最精神的。鄰裏都誇民和秀養了這麼一個好女兒,肯定可以嫁一個好人家。夫妻二人聽了笑得合不了嘴。

但事情很不湊巧,當地最大的一戶財主要找兒媳婦。這個財主就是前面提過的要求兒媳婦的體重腰圍都精確到最小單位的那種人。秀當然讓女兒去試了,可惜就差那麼一點,而且月兒已經是最輕的了。財主放出話,再過一星期沒人合格的話,就去外地找了。秀一心想讓女兒嫁進去,就逼民再次施法。
民無奈地說:"你聽過神行太保戴宗麼?其實像那種術也是有不同程度的。據說有一位信使在送信的時候耽誤了時間,怕被責罵,一位好心的茅山術士教他以銀針刺腳底,忍住痛,放出雜血,可以日行三百,夜行三百。果然如實。後來信使再次向術士討教跑得更快的辦法。術士說,只要將雙腿膝蓋骨挖去,可以日行兩千裏。結果信使嚇跑了。"

"你和我說這個干什麼?"秀奇怪地問。

"我是想告訴你,如果你還想讓月兒瘦下去的話,所付出的就不是指甲了。"民擔憂地說。秀沉默許久,最後還是要堅持讓月兒一定要進那個有錢人家的豪門。民問了女兒的意見,月兒自然想母親高興,家裏擺脫貧困,便一口答應了。民拗不過二人,不過這次需要的是月兒必須吃掉自己的食指!

大戶人家並不在乎少根指頭,只要其他標准到了就可以了,指頭可以說以前小時候弄傷的。於是月兒只好咬著牙剁掉食指,並吃了下去。果然,第二天月兒就又明顯地消瘦了,手上的傷一好,馬上去財主家,財主正發愁呢,一看月兒就大喜過望。這樁婚事很快就定下了,指頭的事大家似乎也都漸漸忘記,事情也慢慢地恢複了寧靜,民和秀也靠著財主家的錢過上了富裕的生活。這個時候雖然中原正在打仗,但戰火卻燒不到這個地方,這裏依舊是一片世外桃源。

沒多久,過門的月兒懷孕了,生下了一個兒子,似乎是好事。但很快月兒的身體就像吹氣球一樣漲了起來,一發不可收拾。丈夫一家人對月兒突然變胖感到費解,他們把這事轉告給民和秀,並說婚後胖一點可以,但像月兒這樣恐怕難以符合他們家的兒媳這樣的身份,如果月兒還繼續胖下去,他們決定休掉她。

秀哭著問民,民苦思良久並查閱了一些書,終於知道,產婦在分娩的時候,大量的失血會破掉這個法術。秀在生月兒的時候已經變胖,所以民沒有在意這個術居然會被解。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秀看著女兒如氣球一般的身體哭著責問民:"就算會變回原樣,我們月兒也不應該變成這樣啊!"

民告訴秀,法術一旦被破,身體就會像積壓很久的彈簧似的猛地反彈,而且坐月子的時候營養豐富,就是普通人也容易變胖啊。

"我不管,這樣下去我們一家人都沒辦法在這裏立足了,而且我的外孫,月兒的兒子也見不到了,你忍心啊?"

民抓著頭,望著在一旁哭得淚人似的女兒和老婆,終於艱難地說道:"這個術還是可以再做一次的。但是……"

"不要但是了,能救女兒我付出什麼都可以的。"秀哭著求民,月兒也跪在地上求父親。

"我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因為就算是祖輩們也從未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施法,他們再三告誡後人,用多了術是會遭天譴的。"

"說不定只是那個道士嚇唬你們啊,你也說沒人用過,你又怎麼知道會遭到天譴呢?"秀反問道。民默不作聲,最後只好答應再一次施術。

這一次不是要月兒的指頭了,而是要民和秀兩人的食指,因為兒女和父母有著看不見的紐帶。所以月兒吞下了父母砍下來的食指。民和秀忍著劇烈的疼痛安頓好女兒睡下,倆人徹夜不眠地守在身邊,深怕出現什麼不好的事。不過似乎一切順利,第二天早上,月兒就恢複了結婚前的身姿,就像少女一樣。夫婦二人這才安心地送月兒回到公公家,那邊丈夫等人一看也大吃一驚,不過既然變瘦了自然是好事,也就笑逐顏開了。民和秀也回家好好地養傷。

但幾天後的深夜,正當民和秀熟睡之際,親家突然派人報喪,叫民和秀趕緊來。原來當夜月兒就暴亡了,而且死狀恐怖。秀一聽當場就暈了,民只好獨自一人去認屍。一路上民的腦袋一片空白,猶如行屍一樣被人牽著走進現場。女兒一下就這麼去了,實在令他難以接受。但當他看到女兒的屍體,姑且稱做屍體的時候,他也幾乎嚇暈過去。

月兒整個人就像被什麼動物啃咬過一樣,周身沒有一塊好肉,已經和骷髏差不多了。從床上到地上將近兩米的距離都是月兒拖出來的痕跡,血和碎肉散落得到處都是,月兒的頭高昂著,手伸向門外,估計是從床上翻下來想去開門,但只爬了幾米就咽氣了,而且死前恐怕是受盡痛苦。民怎麼也不明白,難道這就是所說的報應?看著女兒的屍體,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頓時老淚縱橫。

由於死狀恐怖加上這位財主門風甚嚴,月兒死亡的真相沒幾個人知道。對外就說少奶奶得急病死的。財主給了民和秀一大筆錢讓他們離開這裏。可惜秀知道女兒的慘死後自責不已,後來也自盡了,民也人間蒸發了。

據說,茅山術本身就是一種驅鬼和轉嫁的法術。比如施術的人可以把別人家的肉或者食物變到自己手中,也可以讓自己的傷痛轉移到他人身上,估計這個術也是將本來在自己身上的肥胖轉移到別人身上。但凡是術總有自損的一面,民一再施術終於遭受到報應,可惜還是報應到了自己家人身上。
至於月兒的慘死,其實是術的反噬。佛教六道之中有一種鬼是餓死鬼,它們很小,如螞蟻一般,但數量眾多。它們生前饑餓,死後化為鬼會吃掉一切東西。食指是人食欲的象征,吃掉自己的食指其實就是與餓死鬼達成了契約。它們會幫你吃掉你不想要的那些討厭的脂肪和肥肉,但一旦契約無法控制或者過量,它們就會把你整個人也吞掉。

當我聽完這個老人說的故事,我也忍不住撫摩著我自己的食指,我想,難道吃掉自己的食指真就能變瘦了?正當我疑惑的時候,老人笑了笑起身而去。我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上只有四個指頭,唯獨少了那根食指。我後來四處打聽,旁裏的人都說不認識老人,說老人好像是解放後才來的,大家都叫他民伯。。。

有些東西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不應該靠人力強求的。。。。

如果你喜欢觀看本文章,
請 「讚好」或「留言」。

影片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