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峡江“鬼屋”夜半脚步声声 地质队现场进行“抓鬼”

离三峡大坝不到5公里的夷陵区太平溪镇下岸溪村,有一栋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4层小洋楼。10多年来,当地一直有着关于这栋楼房的种种传闻。

有人说,房子有问题,闹,深夜有小矮人往房屋里钻;有人说,长住这个房子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去世;有人大着胆子住了几天,半夜却每每被房内神秘的脚步声和铁板声惊醒;有人请过法师前来画符抓、也有人请来地质队勘测分析……

究竟是什么让这栋房子成了西陵峡里传闻颇多的楼房?上月8日,记者实地查探,终于了解到了这个10多年来的谜团真相。

屋”?


三位亲人在建房


前后相继去世

4月8日,晴,夷陵区太平溪镇下岸溪村。三峡专用高速公路两旁的桃花竞相开放。村民屈定原早早在高速公路出口等着记者的到来。在他的带领下,出高速公路,沿一条乡村公路上山不到50米便是下岸溪村一处居民安置点。他的房子就在其中,四层的平顶楼,外镶瓷砖,屋内尚未粉刷,这就是传说中的“屋”。

提起关于自己房子的传闻,今年60岁的屈定原禁不住笑了起来,他说:“都是些传闻,不过是有一些稀奇的事情发生!”

屈定原提到的稀奇事,是三个亲人在建房前后相继去世。

1996年,为配合三峡工程建设,屈定原举家搬迁到该居民点。当年9月,房子开建,建到一半,自己的爱人便因病去世,至于究竟是什么病,至今还是个谜团。房子建好后,因为房内经常传来不知名的异响,没有人敢入住,一个胆子较大的老者主动来到房子里住了几日。几个月后,老者也离开了人世。

此后不久,老屈的另一个亲戚因家中修房,暂住在该楼内,不到2个月也撒手人寰。至此,周围群众开始传言,这个房子因压住了“龙脉”,常人不能入住。

传言


“矮人”进门


新房成“屋”

1996年建房时,屈定原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凑齐了7万多元,修建了这栋占地120平米的四层小洋楼。房子修好了,却因为“闹”无法入住,老屈十分难受。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今年33岁,小儿子今年32岁,当年修房子,就是考虑到孩子们要成家,才建得这么大!”屈定原告诉记者,房子是一家人的基业。

1996年12月,房子修好后,老屈本人也曾到里面住过。住进去之后,他就感觉浑身不舒服,晚上能清晰听到铁板敲击的声音,甚至似乎还有人在房屋内走动。他开灯到处找,都找不到声音的出处。

“村里也有热心人过来尝试入住,但都被吓跑了!”屈定原的弟弟告诉记者,1997年,大家伙想办法请来“大师”现场“作法”,给房子里面贴了道符,做了法事。“当天深夜,请来的大师和入住的热心群众,就在大厅眼睁睁的看着一排二三十公分高的小矮人排着队,通过门缝钻进房子里面。”老屈的弟弟说得神乎其神。

“最吓人的是,这些小矮人还是村里一些去世的人!”当地一位群众补充说。一些村民目睹了当时“大师作法”,84岁的村民陈怀仁介绍,“大师”作法时,房间里贴了符,还摆上了公鸡,“大师”一走,公鸡便嘎嘎直叫。

邻村64岁的村民王家凤(化名)告诉记者,以前听说了这个房子有问题,有人说,入住的人晚上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众人的传言被一次次加以补充,一次次让人感觉更加真切,“问题楼房”、“屋”的消息不胫而走。

“抓


射线枪现场勘测


令“锰”现身

村民口口相传,房子不能入住,屈定原只好向村里反映情况。考虑到实际情况,1997年,村里在离屈定原修建的楼房不到20米的地方,又给他辟了块地另起新居。

这一次,屈定原再没有能力修起4层高的房子。他东拼西凑到4万元钱,勉强修起了一栋两层的新楼房。

屈定原再起楼房时,村里干部一直没有忘记“屋”的事儿,难道世上真有神?无论怎样,要给村民一个说法。

1997年5月至6月,村干部请来在三峡工地附近进行地质勘测的武汉地质工程勘察院三峡分院第五工程处工作人员。听说“问题楼房”的事情后,工作人员迅速携带专业设备前往现场“抓”,利用射线枪现场勘测,对岩石标本进行含量分析。1997年6月2日,一纸调查报告分别递到了村委会和屈定原手里。

4月8日,屈定原从家中的柜子里找出了这张至今保存完好的《地质灾害调查报告》。记者看到,报告上详细讲述了该处的地理情况,并表示,基于该楼房的具体情况,可以考虑搬迁。

调查报告的最后,负责勘测的人员写到:该楼层一定范围内存在少量永久性放射性锰元素,不宜长期居住,建议搬迁为宜。锰元素,成为房屋异响,入住者产生幻觉幻听的最终原因。

“所谓的‘龙脉’其实就是修建房子时,将地下的一个小锰矿脉打断了,导致磁场发生变化。”屈定原说。

困境


屋”至今


没有拿到房产证

即使受着种种传闻的影响,2005年,也就是楼房建好近10年后,屈定原决定重新住进这个屋子。

上世纪90年代末,屈的两个儿子先后结婚,他将第二次修建的楼房分成两部分,两个儿子一人一层。顾及到孩子们的生活,他决定一个人搬进“问题楼房”。

“孩子们有自己的生活,我和孩子们住在一起也不方便,这栋4层的房子总要住人的!”4月8日,在这个曾经饱受非议的楼房一楼客厅,屈定原向记者说。如今,和他一起住在房子里的还有自己的两个孙子,一个11岁,一个8岁。“孩子们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自己和孙子住进这个房子,还没有发生什么事!”他强调。

如今,屈定原靠一点生活补助生活,孙子们的生活费由在外地的父母定时寄到家里。因为知道了房子当初出现异象的真相,现在住在里面也倒自在。

下岸溪村支部书记陈义财说,自己几年前才回村里,对该楼房的传闻有所耳闻,但如今已有科学的解释,周围的群众也知道了真相,相关的传闻也日益少了。

2005年,入住这个楼房时,屈定原在客厅主墙上贴上一张毛主席画像。他说:“其他都还好,就是人还是经常生病,做梦!”

比生病更让屈难受的是,因为以前的传闻,这个房子至今没有拿到房产证。老屈的弟弟表示,当年因为房子被放射性元素困扰,出现所谓的“闹”,不能住人,村里及时给他辟出了新地建房。按照规定,新房交足了相关费用,顺利拿到了房产证,而“问题楼房”,至今没有任何产权。“7万元,打了水漂了!”屈定原告诉记者。他弟弟介绍,其实村里也是按规则办事,当初老屈只缴纳了一栋房子的平地费。如今要补交第二套房的平地费,也是相当大的费用。

Share on Facebook

如果你喜欢觀看本文章,
請 「讚好」或「留言」。

影片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